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DJ热听 >> 一首引发情怀与年代热议的歌——《赤子情怀》

一首引发情怀与年代热议的歌——《赤子情怀》

      在土豆网、优酷《音乐地带》、凤凰网——凤凰论坛——书香门地
、中财论坛《天籁之声》、价值中国、人人网(学校网)、国际在线、天涯社区等因为一首蒙古民歌优美曲调的歌——《赤子情怀》引发争议,有的是音乐技术的争论,有的是歌词的艺术问题,有的则是一种情怀的热烈意见纷纷嚷嚷,甚是少见。据说这是词作者为为玉树地震有感而作,奇怪的是争议者都忽略了词作者而本向了音乐本身唤起的情怀之争。特辑录如下网友的言论帖子。

      土豆网——音乐——在庚寅年,我被一支叫“情怀”的响马裂帛,被读成曲·赤子情怀

《赤子情怀》
演唱者:永勤
曲作者:张福祥
填词:保密
为玉树地震制作

在土豆网的《赤子情怀》可以听到三个版本:
在庚寅年,我被一支叫“情怀”响马裂帛并被读成曲·《赤子情怀
·绍玮》钢琴版美声

在庚寅年,我被一支叫“情怀”的响马裂帛并被读成曲·《赤子情
怀》绍玮(清唱版)

在庚寅年,我被一支叫“情怀”响马裂帛并被读成曲·赤子情怀(钢
琴版)

 

秋千架上:
  时光,我原谅你把我的布衣裂帛。它在这边北的寂静里独坐,
我看到有一种青稞叫“情怀”被时光采摘,被我碾压并在马头琴曲
中发酵成酒……

fr峰润:
  曲子写的很好,歌唱的也很好,很感人啊,按此发展下去,作
曲人必将成为一代音乐界的豪杰。

  曲子写的真不错啊,很有感染力,加油!!!

预一:
非常感人,好听。不错。

千年白狐0001:
太有才了!!!!替全国人民感谢你!!!

 

秋千架上:
  偶想草原都快想疯啦。。那种巨大的包容力与感染力都让我如此想往。。。

携孤云就残酒:
  “故事讲到黑,不如唱蓝调”。
  在庚寅年,我被一支叫“情怀”的响马裂帛成曲。
  题记:时光,我原谅你把我的布衣裂帛。它在这边北的寂静里
独坐,我看到有一种叫“情怀”的青稞,它被时光采摘,被我碾压
并在马头琴里发酵成酒……

深院梧桐:
  我原以为,在信念、信仰、情怀这样的问题上,是没有年代、
地域之分的,美好的、积极上向的东西必定是整个社会和生命存在
的理由。
  人在自以为有所认知时候,会出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比如,
在共性和个性之间,他会毫不犹疑地选择后者,这样的选择没有问
题。有问题的是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
 
独饮亦成欢:
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中期的情怀
谁能理解这个时代的人的情怀呢?

财智天下:
  

60年代的人受过基本的理想主义教育,从贫穷的社会主义社会
进入开放的市场经济时代,经受了社会巨变的冲击,心智相对健全
,不管其理想是否现实,是否实现,这一批人,相对比较塌实,目
前正在各种压力的核心;

  

70年代诞生于在后文革时期,对什么是绝对的贫穷基本没有概
念和印象,他们更多地看重未来,目前仍在走向成熟阶段,有些东
西没有成型,不过正在成为这个社会的中间力量;

  

80年代,是完全改革开放的产物,是这个社会的新生代,野心
与雄心正在张扬,理性似乎欠缺,价值判断也许更多地倾向于利己
立场!

深院梧桐:
  

有些情怀与时间的跨度无关,比如:爱的情怀,对真善美追求
的情怀,对美好事物向往的情怀……

  

我原以为,在信念、信仰、情怀这样的问题上,是没有年代、
地域之分的,美好的、积极上向……

  很多,共同的东西!
 
携孤云就残酒:
  

社会物质而有限,不若去草原或者沙漠,带上我心爱的马头琴
,酿一杯叫情怀的青稞酒!

  

现在想说的是“假若真想成为一只鸟,拥有自己的翅膀,那么
就得舍弃自己的另外一些部分,这也是难免的。”

     送一个以前写的东西给你们

作为一种姿势。我被允许以自己的叙述方式留在这里。
从黑中抽出更黑的棉
默许 放任 纵容说倒底有限。
我只要织造,只要提花
就能听到声音抽离土地
看到炉里的细香 一捻子亮
学会怀抱各自的时间

让自己成为被黑暗领养的孩子
与白天分离
和水保持一段距离
找出它最柔软的部位
借此分辨自己的位置
它们会被沉默认知
保持自己的干净与虚空
不向属于别人的光明伸手
让自己的形象
比任何人都清晰

价值中国——李坤禧专栏:
一曲《赤子情怀》,唱出心中最深情的跳痛

此首《赤子情怀》歌曲是作词家亲历玉树地震灾区后所作,谱曲:张福祥   演唱者:绍玮
此歌曲风特点:曲调舒缓、内敛、深沉、悠扬,旋律带着一份张弛中的深情与跳痛,抒发着对这片热土的深沉热爱.........

点播链接为:www.tudou.com/programs/view/nU2uRCP-8VU/

    记在玉树地震后的5.16日,也用我的赤子情怀为此篇吟唱

 

     当月光洒满这充满伤痕的大地, 你没来得及说声告别,就已经悄然离去....... 风雨打下几片落叶,像那一声叹息。请在呼唤中握紧我们的双手,轻轻地说,请你们不要哭泣。
      我多么希望你能听到从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每一寸土地发出的一声声呼唤。那呼唤如此的强劲, 象汨汨流动的血脉曾滋润过我的身体。 可是我跨不过这生与死的距离, 我没有胆怯,因为有你。向着心痕,我说出那曾经绚丽过的生命, 在拥抱大地的时候要呼吸最坚强的共鸣。所以,我的亲人, 请不要哭泣,哪怕泪水盈满了眼眶,我多么希望你能够在呼唤中得到安慰。
      当月光洒满这充满伤痕的大地,多少风雨已作挥别,多少眷恋是化成我们共同期盼与希冀。请再拉紧我们为你紧拽的双手,用一声声呼唤, 用一次次跳痛脉搏, 将我们紧紧连在一起。 在岁月的缝隙,当我们再次聆听你的心灵你的呼吸,远走的那些亲人们,请你们不要哭泣,哪怕泪水盈满了眼眶,多少希望你们能够知道,我们从未忘记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