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拍卖 >> 郭润文《傀儡之一》550万落槌

郭润文《傀儡之一》550万落槌

   新浪收藏讯  2012年12月8日,荣宝斋(上海)2012秋拍在上海四季酒店举槌开拍。在油画雕塑专场中,郭润文《傀儡之一》以420万起拍,最终以550万的价格落槌。此件拍品之前估价为RMB 5,000,000-8,000,000,2000年作,尺寸135×120cm。

  郭润文的艺术之路

  郭润文,1982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获学士学位。1988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助教班。现任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造型学院院长,国家画院油画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广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从1984 年创作并参加由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的油画《生命》开始,郭润文已经在写实人物画领域攀登了近30个年头。虽然他也精通风景画、静物画,但是毫无疑问真正属于他的领域是写实人物画。总的看来他的艺术之路是单纯的也是曲折的,他一以贯之的写实信念在复杂纷纭、变幻莫测的艺术之路中显示出超人的魄力,但也正是从复杂的政治变幻乃至人生感悟中加强了艺术的精神品格和审美意蕴,并赋予中国当代写实人物画风以新的内容。毫无疑问,郭润文画中的神秘主义是郭氏画风的底色,象征、隐喻以及时间错位、怀旧气息构成了郭润文创作手法和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同样处在同一阵营的中国写实画派画家们不同,郭润文并没有单纯本着对古典的一种崇敬、迷恋,用古典技法来表现一种美,而是更多掺入揭露现实并试图改变现实的想法和做法郭润文在同类画家中形成了独特的绘画样式,他喜用象征、隐喻的方式来表现人物,有时常常把不同时期的物象并置于画面,追求一种神秘美,具有明显的神秘主义特征。他的人物形象极富意蕴,表现出深刻的哲学思考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这在写实画派中显示出独特性。

  润文为了捕捉一种神秘气息,往往把不同时间的物体进行组合,跨越时空,在矛盾中寻求统一,达到艺术效果。郭润文喜用象征、隐喻等手法设置情节,并以生活中的触发事件为契机来解释哲理,释放思绪。浏览郭润文二十年之内的画作,我们不难发现,他所塑造的人物形象大都摆出一个富有宗教意味的姿势,而这尤其体现在手势的设计上。郭润文经常把人物设计成双眼合闭状态,几如哲学家的沉思,其中隐藏着不可言说但又极具强烈的悲剧意味。

  《傀儡之一》整体去观看,形体结实,质感强烈,但把细节放大,又可以独立为一幅形式感极强、经得起咀嚼品味的抽象作品。这种独特的对肌理细节的精致描绘与把握已形成了郭润文的技术特质与绘画样式。《傀儡之一》充分显露出郭润文经营画面的熟捻能力与捕捉意象的修养与功底,崇尚优雅的气息,带有表现主义和半抽象风格的画风,概约的造型及灰雅的色调,是唯美的倾向,是用色调关系与色彩关系的矛盾得到融洽的调和。

  作品《傀儡之一》竭力打破过去、现在、未来的界限,展示诗意般的世界,使过去和未来作为回忆或预感进入当下生存之中,以至与世间生活联系在一起,而不乏引向现实的人间联想。郭润文在保持一贯的技术品格以外,陡然增加了一层精神内容。在这幅《傀儡之一》作品中透露出了一种抽象的意味,一种残旧的遥远的气象。是把关注点彻底地移向了内心世界,以个人的经历为思想的资源,以熟练而杰出的技术条件为内容,把西方古典性借用于公众的视觉饥渴和文化欲望成功地转换为当代性:它通过造型、色调、题材等成功地渗透社会、公众生活各个层面,从精神到记忆,从审美到文化观念。

  文艺复兴到19世纪和人文角度看,顺着一个脉络发展下来,政治性、表达下层生活的意识被我们很好地继承了。但是我还是从传统脉络上摸索和研究得来的,西方古典油画比较讲究崇高性,有一种悲怆性在里面,后来发展到关注平民生活,注重优美性的表达,但整体上看仍以崇高为主,兼带优美。现实生活和主观理想融合在一起,更注重民俗状态的表达,有文化的积累和对人生理想的态度,与个人修养和生活有很大的关系,一种自然流露出来的态度。

  此幅《傀儡之一》画中浸淫着浓浓的难以化解的思旧温情,因为在旧事旧情中浸满了人的友爱,体恤与宽容,与这个快速变幻的喧嚣世界的确不太协调。现代工业革命和信息时代给人类带来空前的物质文明同时也给人类感情带来了巨大的危机那种一味张扬强势竞争的现代变革使人们相互依存的亲情纽带及群体协助共渡苦难的精神失去庇护,在粗暴的竞争挤压下,在迷失的歧途中,人们的情感不得不返回精神故里,缺乏同类关爱的时代,怀旧无异于一条与传统文人价值相连的脐带,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与不可忽视的社会意义。

  而《傀儡之一》是一种旧式生存状态的象征。虚拟的环境,强烈的压抑氛围以及装味的摆设明显地洐生出有形而上意义的诘问与质疑,隐含的精神批判的象征意味的作品又具有了“新写实主义”的主要特征。归于某一“流派”之中,或许是一种超然,或许是一种随意,并不是作者想在精神的讲坛上发言,而完全出自一种深痛的生活感受,充满着悲伤和怜悯,感受着深沉和真实。这《傀儡之一》作品画面被处理得极致透明,色调深沉凝重,斑迹残痕满布,既可以感受到人类宗教早期所具有的那种悲悯精神,又可以感受到一种显露的生命关怀,这使郭润文的创作焕发出一层可贵的人文精神的光芒。

  在作品《傀儡之一》画面上丰富而又地道的古典写实画语言技巧外,并无明显的语言图式。他的作品具有一种独有的品味与形式感,那就是他的无处不在的痕迹空间。痕迹用油画技术语言来解释就是多层画法擦,染,刮后留在色层之中的痕迹,除了增强质感外,还会形成丰富的肌理视觉意味,痕迹实质上是有其精神含义的,当痕迹脱离开具体的对象而成为独立的空间时,他具有了强烈的象征意味:一种旧残往昔、苦难不幸的意象。同时,痕迹又具有抽象的审美价值,丰富的色层、肌理、擦扫的笔触感等等,极大地增强了绘画感与欣赏价值,痕迹与郭润文创作语境中的深沉的人文趋向和对油画语言丰富的迷恋追求难以分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