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马云不清楚艺术家做了什么

马云不清楚艺术家做了什么

        作为中国顶尖级商人马云认为,商人们“要承担和政治家、艺术家、作家一样促进社会进步的责任,成为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但是我们必须指出,马云不清楚的是当下的艺术家在社会属性上已经自我扭曲了。很多艺术家更希望成为“商人”,并不是成为什么“动力”。当然这个责任不能只推到艺术家个体身上,我想指出的是我们有必要反思这个系统性的思维,也就是生态思维。如果艺术界只重视眼里利益,那么很多创造性的艺术创新贡献和实践,只能成为这个老式系统利益的价值牺牲者,最后被稀释得一干二净。现在很多艺术创新实践活动得不到更有利的解读、宣传和引导,整个系统犹如外部大环境系统一样充满价值观溃败,而无法找到“自建设”的出口,这才是一个行业的危机,一个以精神和思维为导向群体的悲哀。艺术界出了问题,甚至连“备胎”都找不到,多么可怕折射了艺术追求进步价值的自我沦陷。艺术界“泰囧”已经好些年,和前些年这个系统没有未雨绸缪有很大的关联,所有环节都功利的以为春天来了,而且走不了,却忘了残酷未来也就是当下在等着这个系统等着每个个体。

互联网的大公司有点像古时的各大“诸侯”,各据一方。最大的“诸侯王”马云作为商人是要为推动社会发展做尝试的。比如他最近发言阿里巴巴实现了中国人第一真正的内部式“民主”,只不过凤凰网头版隔了几个小时,就被悄然换去。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些首长们都知道公司是社会性的组织,需要各种融合,甚至承担政府做不了的事情。他们的最高境界都是把公司做成了“当代艺术”,就是要颠覆性创新,都要不断寻找边界,尤其承担“促进社会进步的责任”。我想说的是,马云最近在接受《时尚先生》专访中,再次提及他认为的艺术家“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我想这就是中国最成功的商人对艺术家这个领域的想象力。现实问题是艺术家群体已经自我阉割了这种能力,因此如果让这些商人们投资当代艺术,他们是要悲愤的——当代艺术很大程度上已经投影不出现实的新问题,确切的说不是投影不出来,而是找到精神和价值观的投影主线,这也是艺术界面临的问题。问题是商人们都知道今天艺术家所要抵达的推动社会进步的“那个方向”,但是反而是艺术界仍然停留在一种超级严重的小资趣味里,仍然用在金钱并不发达的地方求金钱,有些本末倒置。简单的说,艺术家只有自我跨出一步,才可能会有更多机会,钱不是作品当中求来的,而是在赢得更多社会性的担当中找到的。

导致了艺术界所有人精神上的压抑,这个系统出了什么样的状况,现在没有人去回应。那么一个又一个展览,一个艺术区又一个艺术区,可是又有什么说服力呢?艺术家在创造精神性的产品,但是自身解决不了精神性背后的问题,是不是更加“自欺欺人”?我想这是关系到艺术家群体的“民生”问题。如果艺术界不重新找到一个公平正义,有效率的价值共识的那个方向,那么这个群体自身的“民生”问题解决不了,何谈他们的作品信息输出?我想这些问题太值得艺术界反思了。艺术界创造的价值与意义一夜之间被资本和市场冲刷得那样的惨白,似乎曾经的价值内核重来不存在,但是艺术界那个“光荣的传统”的年代还在哪里?为什么现在丢得一干二净?在我看来,今天艺术活动越多,越是一种自我麻醉,越是一种反讽似的解构。当年展览可以改变一个艺术家命运,现在展览做得让每个人心慌。一个展览比一条普通的社会性微博和微信所要引起的关注度要弱很多,在卖还是探索艺术的意义,这个问题也一直搅合在一起无法真正的解决,我想这大概是艺术界不能不讨论的现实吧。

如何在现实的环境中而没有被现实抛开,这是整个艺术界所需要面临的选择,传统观念是我们要做现实为题材的作品,但艺术界真正需要的是艺术来诠释“现实是什么”,换句话说,今天的“现实”在艺术表达上还会那些张力和信息,这是艺术界所要讨论的方向,而不单只是个体的作品反映了社会流行的问题就是全部的“现实”。我一直认为过去符号化的作品缩小了人们对“现实”的真正想象力,而释放不同的“现实”空间出来,这正是艺术界所需要共识的东西,可惜讨论太少太少了。如果这些价值观得不到统一,我想艺术界所传递的时代信号就过于微弱,甚至只会成为消费时代的“一环”,而不是推动社会价值的创造者群体之一。

很遗憾最近网上回顾85新潮,甚至微博上传宋伟89大展用一大盆馒头慰问艺术家的感人场景,都没能带动更多人来反思艺术界的结构性危机。后者,我宁愿解读为这是这个现在受到遗忘的推动人当年对艺术承担社会的个体支持——但是今天我们却面临了价值观的溃败,恐怕也就很难赢得“新宋伟”们的支持,这就是中国当代艺术你不得不承认的现状。艺术是一个需要坚守价值观,寻找精神出口和对现实规则进行冲击和强烈挑战的行业,但是围绕在艺术界上空的趋势溃败伤口,被资本和权贵所。这是价值观的真正倒退。艺术界需要一场自身革命性的反思。反思今天艺术界面临问题的意义和出口。今天把“当代艺术”做成了“传统艺术”,我想这就是这个价值观模糊时代的现实病根。

2012年是艺术界的价值认同仍然一地鸡毛,在最有可能有建设与反思的一年,竟然看不出更多有效的反思信息,仍然是自我小群体式的循环,仍然关起来来自娱自乐和卖弄风骚,当然离那个价值共识的“当代艺术”越来越远。大家又过了一个很压抑,很迷茫,很焦虑的一年。因此,艺术界进入一个彻底的“冰点”,但是比“冰点”更冷的是,看不到这个系统的创新性的反思,仍然在老式的界面里谈问题,仍然在微博上做一些无聊的讨论。在现实的传统中,展览还是一如既往的空洞,学术研讨会继续成为商业卖点的一环,有建设性的评论成为稀音,包括798全面的衍生品和即将带来的娱乐化阶段,以及宋庄艺博会的彻底卖欢,一切都是那么的浮云,那么让人心寒,那么切克闹!

本文还是想以马云的一句话做结尾,他说,“我虽然没有做过艺术家的梦,但对大艺术家总是羡慕,单纯、自由、个性、不管不顾”。问题是艺术界的生态系统是否真实的释放了这种信号?大家都清楚的。我想当代艺术新一轮发展建立在更社会的平台上,却反而被资本和商业体制化了,它需要新的活力,才能赢得自己的现在和未来。

来源:艺术国际




网友评论
已有 1 条网友评论

原来都是马云闹的,这就难怪了。我想我应该预备再看一遍余华叔叔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