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著名书法家张德林:承载千古歌蕴万境澄大象

著名书法家张德林:承载千古歌蕴万境澄大象

 

 

张德林先生

 

 

 

 

 

 

文/李坤禧

     用美学的线条勾画人生之途,用跌宕的向度来诠释心韵之境,用宽阔的胸襟来秉照笔尖流淌的词情、诗意。读张德林先生书法,如是为引,此为早年前记。

    张德林,为我同道师者,他潇洒,俊逸,坚定,刚强,他一路从皖东醉翁亭畔山水间采薇而来,来到京城,来到他人生书写与歌唱的一个起点。他如是用饱含岁月之笔,将过往的白云,青山,山花浓缩在一方乡音、乡情、乡韵沉入笔端,伴于他时常字正腔圆磁性的嗓音,于之共振柔锋在不同的空间、气场,不同格式纸的舞台上,或挥于奔放的行草,或填于内蕴外窕小楷,或勾钢筋铁骨于行云直上的隶、篆。如是他歌,如是他闻,如是他魅,他在书写的歌吟中将一方天地拈动得发乎身心,意蕴并兼,开合若古琴之势浪山水之间妙籁。
    张德林,又名得灵,号净圆.慧林居士,别署百荷堂主。1963年出生于安徽省来安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创研班助理导师,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书法工作室助理导师。九三学社中央书画院成员,国书会副会长,北京红博馆艺术总监,《佛光诗书画》副总编辑,《安徽人杂志》艺术总监,《文化艺术报》书画艺术总监等诸多社会职务。
    德林先生自幼蒙承中国传统文化,随年增长,染翰丹青,旁涉文学,武术,曲艺,并得名家指点,其尤醉心书艺而三十载临池磨池为镜。他的书法取法高古,起始魏晋二王韵脉,兼而参以唐楷,如颜、柳、欧、赵、虞等,后朝临斯,暮临斯,寒暑更迭间,又兼攻汉隶,举凡《张迁》、《衡方》、《礼器》、《史晨》云云,无不心摹手追,直取旷髓;他的行书以二王为宗,以黄庭坚、米芾辅以范本;草书由得先生多年变体,消化抒情之性的雅爱,孙过庭《书谱》、《怀素小草千字文》、张旭草书《古诗四帖》为其早涉,后广泛涉猎张旭、怀素多贴,王铎、山谷大草。同时注重音乐、绘画、武术、文史哲、禅易儒等各类艺术间的融汇贯通。
    近年来,张德林先生于2010年6月在全国政协礼堂举办《醉翁遗韵》张德林书法展,2011年10月在北京三品美术馆举办“瀞水流深”张德林抄经书法展。出版有《张德林书法集》,《张德林抄经书法集》,《张德林对联集》,《张德林楷书金刚经》等;其作品二十多次在国内外各重大展赛中入选、获奖。人民日报,中国日报,新华网,中国文化报,中国书画报,每日财经,安徽卫视、滁州电视台等百余家媒体都对其进行了专题报道。其作品广泛被国内外收藏机构、友人收藏。
   古人云“字如其人”、“书为心画”,人品乃书品。正是张德林先生三十年来勤于学习与创解,才会在其不同时期寻得其书艺的真妙。可以肯定德林先生作品传统、守正、求活、创新。以楷隶见长,行草俱佳。楷书取法魏晋,于墓志用功尤勤,且颇有心得和体会。既具有魏碑墓志的笔法、结体和特征的继承,又具有魏碑墓志以外的灵动、活泼和神采的创新。其楷书自然潇洒,无拘无束,既不刻意追求点画的精到,又能在挥运之中做得到位,有余味。行草书运笔跳荡不拘,变化莫测,既法古又出新,不泥于某家某派,某辈某帖,又能体现深厚的传统继承,极具万法有像我为像,他意为怀呈筋骨自磨砺而出有声。
    特别是2011年后,张德林先生在中国国家画院从事繁忙的书法教学、创作之余,他在书法艺术的创作上将心息大像推至于澄明,这得益他多年来于书案旁的秉思顿想,他说,他深入过东坡先生词意,王维在山水间灵动的雅适,近代李叔同大师在闻艺寻道间极致情怀。他定于心灵澄明那刻,他笔端的气息也随着禅的到来而将禅朴刻在纸上。他还说, 他一有空,就去深山古刹走一走,让或许疲惫的身怀能在暮鼓晨钟中得到抚慰,这是他在艺术大象中所提炼的行吟,这是他艺术中艺术,开悟中品云墨色影自高,得解心扉梅点蕊。若把心旷歌荡处,一纸一笔闻弦寄。诚然于先生此境,评论家褚哲轮有论:欲知天命者,先得天道,非全身心格物而不能致之。要知,德林一言一行一笔,以禅实修,以书修禅,诗文诸子,老庄百家,朴学金石,含英嚼华,滋养性灵,心意互证,知行合一。一画一心,一心一画。一即是多,多即是一。一笔通一帧,一帧化一笔,如屋漏痕,如印印泥,如锥画沙,如折钗股,挥洒自如,行、草、隶、篆随意为之。是故德林写此道之书,乃禅修而天道之迹通也,非以书论书可比者;简修堂徐吉春先生在行文中解:修佛者,养心静气,故心气平和。久沐佛经,藉束身心。不激不厉,风规自远。修佛久者,淡于名利。心凈了然,而又圆融无碍。故慧林居士,臻于化境。皆无所住,而生其心。终能德艺双馨……慧林居士乃行菩萨之道也;中国当代城市美学研究中心主任,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人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邱正伦也对德林先生的禅做过精辟的论述:任何一位书法家的书写历程同其自身的人文修养、生命体悟都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张德林的人文修养十分广泛,生命体悟十分真切。说到这里,有一点十分重要,那就是张德林将他的人文修养和生命体验建立在深厚的禅境状态之中。张德林对书写禅境的追求和表达是真切深入的,包含着生命存在境遇的精神指向。因此,张德林不像一般意义上的传统书家那样视已有的风格为极致,而是从吸收前人的风格处打破前人设置的樊篱,继而形成自己的书写风范,自由地穿越在各种书体之间,成为一位极具禅境艺术风格的当代书家。
    生命是一个不断塑造的过程,时而激荡,时而沉静。并且,对于多数人来讲,随着年岁的增长,阅历的增加,曾经的激荡会被委婉的沉静所取代。
   今天的德林先生,经历了许多人生的风雨,生活和观念中的许多东西已经改变,但他仍然慷慨、内心仍是充满激荡,下笔之时更是信心盈满。因为他相信,凭着对艺术的虔诚和对艺术真谛的渴追,凭着成年累月、朝朝暮暮之间对传统不间断的研习、揣摩,凭着一颗永不封闭的博取和进取之心,自己会不断接近古人、把握真理,辗于行云流水墨吟具像的峰头!
    是的,生活磨琢过他,也造就了他。可以确信,凭着他的悟性和才华;凭着他坚实的功底和精湛的技巧,他的书艺道路是宽阔的、光辉灿烂的,绚丽而多彩的。达闻彩墨行云间,歌而行歌为山吟,若取杯怀独径入,青山曳处又化境!是的,美哉其笔意之妙!是的,魅哉,其心若花开一岸而茗于藏真!——于此,吾敬于张德林师者如是而闻!
 
 
 
 
 
 

来源:大地网